Enemy
評分: 0+x

「我,是誰?」
「我就是我。」
「那,你又是誰?」
「你就是你。」
「所以我就是你?」
「不,我就是我,你就是你。」
「等等,這好複雜…」
「是的,這很複雜」
「先不管那些了,這裡好暗,我討厭這樣…」
「暗,黑暗,如同你內心的黑暗。」
「我的內心?」
「我的內心。」
「我想逃離這裡,我好害怕…」
「我可以逃避,但是你不行。」
「為什麼?」
「你有你的職責,而我負責逃避。」
「這不公平…」
「當我想負責任,就交給你了;當你想要逃避,就交給我了。」
「太狡猾了…話說,我的職責是什麼?」
「我的職責?」
「是的,我的職責。」
「不是你的職責?」
「不是,是我的職責。」
「我不想逃避嗎?」
「我想,但我不能,因為我必須負起責任。」
「責任?誰的責任?」
「我的,我的責任,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。」
「你就是我?我就是你?」
「沒錯,我們的責任。」
「那麼,什麼是責任?」

「控制。收容。保護。」
「沒有錯,控制。收容。保護。」


「博士?請問你可以聽到我的聲音嗎?博士?」
「痾?是誰?可以,我可以聽到,還有把那該死的手電筒從我眼前移開。」
(意識清醒)請念出你的名字。」
「Apoyn.」
「請念出全名。」
「Apoyn L. Douglas.」
「中文呢?」
「我記得我沒登記過中文姓名。」
(自我意識確認)請念出你的員工編號。」
「C-██████」
(身分確認)請問你還記得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嗎?」
「我想想…今天是『那一天』,每過一段時間就要做一次的測驗。」
(記憶連續性確認)請回答出我的名字。」
「Viken,你又忘記把你的識別證掛到背後了。」
「噢,該死。總之,第374次潛意識敵意調查完成,歡迎回來,Dr.Apoyn。」


「Viken,我們認識彼此多久了?」
「嗯…大概有20年了吧。」
「這麼久了阿。這些年來,我們都在重複同樣的事情?」
「是的,因為這是必要程序。」
「老實說,我不太想再做這種調查了,很痛苦。」
「但是考慮到你的專長、加入基金會的途徑還有時間點,一切都很有問題。畢竟是你自己同意那個協議的。」
「這倒也是,逆模因工程部…人們總是害怕未知的事物。」
「1998的那天,正是你們該回去的日子,然後他們就解散了,這背後有什麼陰謀論嗎?」
「並沒有,那是他們營運出了問題,而我比較有先見之明。」
「不管怎麼說,在普羅米修斯實驗室製造的麻煩完全回收之前,上級會維持有罪推定的想法。」
「時間將會證明一切,我的忠誠,我的能力,還有我的責任。」
「我相信會的,我的老師,我的摯友。」

除非特別註明,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